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京門風月6:盛世歡喜(全2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55287728
  • 出版社:青島出版社
  • 作者:西子情
  • 裝訂/頁數:平裝/560頁
  • 規格:23.5cm*16.8cm*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5/31
  • 促銷優惠:67週年慶-簡體單79三75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雲破月開,逆天改命,累了一身情債,一世辛苦,癡纏九泉也無悔。這是秦錚。
撥雲弄日,歷劫歸來,積了一身傲骨,宿世恩情,沉浮入海也無怨。這是謝芳華。

這個世上,有沒有誰一直等著一個誰?一世,兩世,不求個結果不罷休?
有!那個人是秦錚,他等了一世又八年。

東風冷凍起一池湖水,冰花淩上了雲霄,碾過那一世。
春風吹暖了落梅海棠,柳枝撫平了日月,還有這一生。

年少輕狂,身份高貴,離經叛道、不羈世俗、玩世不恭……
秦錚在京城貴裔公子哥裡,若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英親王府無論到什麼時候,都固若金湯,牢不可破。他一輩子不用手也沒關係,自然會有無數人借手給他用,但他偏偏喜歡上了謝芳華。
是他將皇權和忠勇侯府不死不休的天平拉離了兩端,扭成了一根繩。
在這根繩下,重重陰雲破開,層層陰謀揭開,豁然開朗了日月星辰。
謝芳華終於知道,清俊雋永,如花勝華,滿亭海棠加起來,也不及一個秦錚。

西子情

女,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當紅大神級作者。“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門風月》《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等。

第一章 情愛成灰
第二章 非死即傷
第三章 燕亭回歸
第四章 夾道之殺
第五章 雪城請兵
第六章 日薄西山
第七章 就近調兵
第八章 回天乏術
第九章 詔書後事
第十章 聲色犬馬
第十一章 新帝威儀
第十二章 請諫立後
第十三章 五萬私兵
第十四章 遊湖敘話
第十五章 秦錚歸來
第十六章 前世今生
第十七章 生死相許
第十八章 多年籌謀
第十九章 太子治國
第二十章 相談甚歡
第一章 情愛成灰
這扇門極其厚重,可是敞開時卻無聲無息,足可容納三四個人並排進入。
崔意芝大喜,轉頭看向秦錚,說道:“表哥,果然如你所料,門開了。”
秦錚頷首,看向門內,入眼處有著淡淡的煙霧,只可看清前方一丈遠之處,他示意崔意芝跟上。
崔意芝連忙跟在他身後,二人一起進了門。
隨著二人的進入,門又緩緩地無聲地合上了。
崔意芝進了門後,好奇地越過秦錚向前走去。
秦錚一把拽住他:“前面是懸崖,不想掉下去就止步。”
崔意芝大驚,轉頭看他:“懸……崖?”
“雲繚霧繞,這跟我們在奈何崖山頂上向下看時有什麼不同?”秦錚挑眉,鬆開他,“若不信你可以跳下去試試。”
崔意芝恍然大悟,連忙搖頭:“既然是懸崖,那我們怎麼辦?”
秦錚俯下身,在懸崖邊看了片刻,說道:“崖壁上有一根繩索,你我順著繩索下去。”
崔意芝松了一口氣:“我已經不想攀爬了,有繩索就好。”
秦錚伸手拽住繩索,繩索有拳頭般粗細,他拽著繩索縱身躍下。
崔意芝連忙也拽住繩索,跟著他一起順著繩索滑下。
四周雲霧繚繞,除了這一面石壁和他們拽住的繩索,周遭的景物無一可辨。
他們大約下滑了半個時辰,距離地面還有丈余時,可以清晰地看到湖面上波光粼粼。
崔意芝的臉頓時灰了:“不會又是一處絕壁的湖吧?”
“不會!”秦錚搖頭。
崔意芝拽著繩索不再動,腳蹬著光滑的崖壁打轉:“我不會浮水。”
“下面有竹筏!”秦錚說著便抽出腰間的鉤鎖甩了出去,只聽哢的一聲響動,鉤鎖卡住了什麼東西,緊接著他用力一拖,果然,一隻竹筏被他從不遠處的水草中拖了出來。
崔意芝松了一口氣:“有竹筏就好。”
秦錚鬆開繩索,跳上了竹筏,崔意芝也跟著跳了上去。
秦錚拿過竹竿,撐動竹筏,竹筏帶著二人沿著湖面向前漂去。
湖面霧氣濃郁,周遭除了湖水什麼也看不見。
崔意芝攤開手掌放在空中好半晌,之後,驚奇地說道:“表哥,這霧甚是奇特,不像是尋常的霧氣,我的手放在空中觸摸它,它不是那般濕潤清冷,而是溫溫潤潤的,十分綿軟、舒適。這湖面也沒有濕氣,亦不寒冷。”
“這不是霧。”秦錚道。
“不是霧?那是什麼?”崔意芝驚訝地問道。
“應該是魅族的霧術,由四周山石草木的靈氣而滋生的霧術,似霧而非霧。”秦錚看著前方,說道,“否則,此時怎麼會起霧?”
“對呀,我們開門時是申時三刻,下來用了半個多時辰,此時酉時一刻了。”崔意芝恍然大悟。
秦錚不再言語。
“這水好像也有方向。”崔意芝看向水面,又道。
秦錚低頭看了一眼,掣了竹竿,雖然竹竿已掣,但是竹筏依舊載著二人順流而行。
“不知道前方是什麼模樣。”崔意芝感歎,“隨表哥一行,真是長了見識,天下果然無奇不有。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天險之地,如此巧奪天工地設置機關密道,實在匪夷所思。”
秦錚不知在想什麼,看著前方沒搭話。
崔意芝偏頭看了秦錚一眼,想到封靈引著他們找謝芳華,一路追來才來到此地。
這一片湖很大,也很寬,竹筏沿著水流一路漂游,半個時辰後他們依稀看到了對面的亭臺樓閣。
“表哥,你快看!”崔意芝捅捅秦錚。
秦錚自然早已經看到了,點點頭。
過了片刻竹筏來到岸邊,濃霧散去,二人這才看清對面的情形。
確切來說,這兒是一處類似山莊的村落,只不過這裡有著幾十處層層殿宇,那處最大、最高的殿宇上方的露臺上隱約站了一個人。
那人是個女子,她穿著一身華麗的衣裙,頭上戴著珠釵、梳著雲鬢,在樓闕中看來如九天仙子。
“是謝芳華!”崔意芝低聲說道。
秦錚嗤了一聲:“什麼眼神?她不是謝芳華。”
崔意芝一愣,定睛細看,發現她還真不是謝芳華,她比謝芳華要稍微年長一些,只是穿著一身華麗的衣裙,乍看之下還真有些像謝芳華。他拍拍秦錚:“表哥,還是你眼神好使,這個女子是誰?你可認識?”
“平陽城胭脂樓的老鴇,月娘。”秦錚道。
“她就是平陽城胭脂樓的老鴇?”崔意芝又仔細地看了看,忽然說道,“她怎麼看起來有些像一個人,像是……”
“月落是她的弟弟!”秦錚道。
崔意芝恍然大悟:“我說她怎麼像太子身邊隱衛月落的模樣,原來月落是她弟弟。”說罷,他驚訝地問道,“她怎麼會在這裡?難道……她是魅族人?”
“不是!”秦錚搖頭,“她是北齊玉家的人,叫玉月娘,她與月落父母雙亡、自小失散。一個被謝芳華收在了身邊,一個被秦鈺收在了身邊。”
崔意芝了然:“這麼說,謝芳華真的在這裡了?”
秦錚不再言語,面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崔意芝不再說話。
二人下了竹筏上了岸,沿著岸邊的石階向那處最高、最大的樓宇走去。
整個村落、樓閣都靜悄悄的,若不是有那站在樓宇上的月娘,二人會以為此處空無一人。
二人還未走近,月娘忽然從樓宇上飄然而下,攔在了二人的面前,笑吟吟地說道:“主子離開時說錚小王爺會來此,讓我等在這裡,果然等來了您,奴家這廂有禮了。”說罷,她看向崔意芝,“這位可是清河崔氏的二公子?果然如傳言中一般俊俏。”
崔意芝見她雖然乍看時如大家閨秀,可是走近之後開口說話,果然有老鴇的風塵之氣,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想著,忠勇侯府這等高門望族最忌諱脂粉汙塵之地,可是芳華小姐偏偏收了青樓女子做手下,真是……
秦錚聞言,面色忽然一沉,挑眉:“她離開了?”
月娘笑著點頭:“主子昨日夜晚便離開了,命我在這裡等著,想必她是知曉小王爺會來找她,本來打算今日離開,便提前走了。”
秦錚抿唇:“她去了哪裡?”
月娘搖搖頭:“主子沒說。”
秦錚忽然出手,寶劍瞬間橫在了月娘的脖頸上,他臉色微寒地說道:“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哎喲,小王爺,您就算現在殺了我也沒用。我在您面前可不敢說謊,主子確實昨日就走了,命我在這裡等您,主子留了一封信給您,您若是不信,我現在就將信拿出來給您看,您看過之後就知道了。”月娘立即說道。
秦錚冷哼一聲,伸手:“將信拿來。”
月娘將手中的信抽出,遞給秦錚。
只見信封上寫著“秦錚”二字,筆跡秀麗,的確是謝芳華的字跡。
秦錚掣回寶劍,伸手去打開信箋,可是就在他即將打開信箋的工夫,信箋忽然在他手裡變黑,轉眼便化成了灰燼。
這時一陣風吹來,灰燼頃刻間被吹散了。
秦錚伸手去抓,卻什麼也沒抓到,手心裡只有些微灰末,他猛地抬頭去看月娘。
月娘也嚇了一跳,驚訝地道:“小王爺,您還沒看信,為何便摧毀它?”
“我摧毀它?”秦錚眯起眼睛,問道。
“難道不是嗎?”月娘懷疑地看著他,“那信……怎麼毀了?”
秦錚冷冷地看著她。
月娘被他的目光震懾住了,不由得後退了兩步。
“她離開時都說了什麼?”秦錚盯著她,寒聲問。
月娘想了想,說道:“主子只命我等在這裡將這封信交給小王爺,再沒說什麼。”
“隻言片語也無?”秦錚問。
月娘搖頭:“無。”
秦錚臉色清寒,忽然惱怒地道:“她當我是什麼?留下這信箋想要告訴我什麼?情愛成灰嗎?做夢!”
月娘看看他,又看看他手裡的灰粉,一時無言以對。
“她真認為我不敢殺你嗎?”秦錚忽然又出手,這一次殺氣淩厲。
月娘大驚失色,可是秦錚這樣的淩厲劍招她根本就躲不過。
崔意芝也驚了,連忙喊:“表哥!”
秦錚確是拿定主意要殺月娘,所以絲毫不留餘地,轉眼寶劍便割破了月娘的脖頸。
千鈞一髮之際,一縷輕煙忽然從斜側飄來,柔軟卻快速地彈開了秦錚的寶劍。
當的一聲輕響,寶劍如碰到了金石,秦錚也被那柔軟卻如金石一般的彈力震得後退了一步。
月娘撿回來一條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去摸脖頸,秦錚的寶劍太快,割破了她脖頸的皮層,卻沒立即流血,直到她的手去觸摸,鮮血才頓時流了出來。
月娘看到滿手的鮮血,大叫了一聲,昏厥了過去。
崔意芝看著只是一縷輕煙便彈開了秦錚的寶劍,驚異萬分,他清楚地知道秦錚要殺一個人時有多大的殺氣。見月娘暈倒,那縷輕煙撤回,崔意芝立即順著輕煙收回的方向轉頭看去。
秦錚也慢慢地轉過身,順著輕煙收回的方向看去。
最大的那處樓閣門口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秦錚認識,崔意芝也認識。
這個人正是在麗雲庵山體崩塌時隨泥石流跌落山崖而失蹤的謝雲瀾。
崔意芝順著那縷輕煙看到了謝雲瀾,輕煙在靠近謝雲瀾的衣袖時消失了,他不由得驚訝地睜大了眼睛:“謝雲瀾,怎麼是你?”
謝雲瀾穿著一身絳色的織錦軟袍,身上披著一件輕而薄的黑色錦緞披風,面色有些蒼白,看起來十分孱弱。
“崔侍郎!”謝雲瀾看著崔意芝,點點頭,又轉向秦錚,淡淡地打招呼,“錚小王爺!”
“你……你怎麼在這裡?剛剛出手的人是你?”崔意芝仔細地打量他,他此時的狀態明顯是在病中。
謝雲瀾頷首:“是我,至於我怎麼會在這裡……”頓了頓,他笑著說道,“這裡是我家。”
崔意芝大驚,轉頭看向秦錚。
秦錚的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線,直直地看著謝雲瀾:“她呢?”
“你說芳華?”謝雲瀾淡淡地說道,“她昨日便離開了。”
“去了哪裡?”秦錚問。
“她帶走了大量的黑紫草,如今除了臨安城還有哪裡需要用黑紫草?”謝雲瀾的眉梢揚了揚,“她自然是去臨安城了,子歸兄在臨安城,她不會讓他出事的。”
秦錚眯起眼睛看著謝雲瀾。
謝雲瀾面色寡淡地說道:“我無須騙你。”
秦錚收回視線,四下裡掃了一眼,問道:“這裡是哪裡?”
“尋水澗。”謝雲瀾道。
“未曾聽說。”秦錚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