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一個人就一個人(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9236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在別人的故事裡,你永遠成不了主角。有底氣一個人面對全世界,才有資格與世界平等對談。

你站在這裡,就代表著自己。一個人是所有生活,也是全世界。

一個人,那就一個人。

暌違四年,劉同全新散文作品《一個人就一個人》。這不是單身宣言,而是自我存在的認同,是回望自省,也是一點執拗。

27篇散文,2部短篇小說,4段特別視頻,1首原創主題單曲。很少有人像他一樣時刻記錄生活,細碎、日常、溫暖。

從1999年到2020年,

從湘南小城出發,經省會長沙,抵達首都北京,

1800公里路程,我走了21年。

北京西站、紫竹橋公交站、雍和宮地鐵站……

而今,火車站依然人潮洶湧,小車仍會與公交車搶道,

地鐵裡的風一年四季二十餘載都是一樣的味道。

而我,常被人問起:你還是一個人?

有時也會想,一個人的狀態是不是不太好?

但再想想,一個人的狀態其實也挺好。

一個人時,連哭都不用看人臉色,放肆大笑也不會有人罵你神經病,摔倒了只有你才有資格嘲笑自己。

一個人,絕不是數量上的孤立,而是人格的獨立。

所以,哪怕此刻你是兩個人,也應該要保持一個人,別放棄一個人時的愛好,堅持一個人時的思考,留有一個人時的獨立。喜歡就待一起,不喜歡也能瀟灑轉身。能與另一個人情投意合,是為人生錦上添花;學會不依賴任何關係,才是給自己雪中送炭。

回頭看看,那麼長的路,那麼久的時間,人來人去,只有自己在陪自己。

一個人,那就一個人。

劉同

青年作家,光線影業副總裁。

曾出版《誰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獨,雖敗猶榮》《向著光亮那方》《我在未來等你》《別做那隻迷途的候鳥》等作品。

很少有人像他一樣,時刻記錄生活,細碎、日常、溫暖。《你的孤獨,雖敗猶榮》寫的是一個人面對世界時的各種複雜情緒,在經歷過很多孤獨的日子後忽然明白,原來孤獨能讓自己成長,讓自己擁有獨立的世界,不再羨慕別人。《一個人就一個人》就是用這樣的目光欣賞、探索外界後寫下的,如果你喜歡《孤獨》,一定要看《一個人》。

一個人也可以很精彩,一本書也可以有新意,這一次,劉同為本書做瞭如下改變,他想對你說:

1 我一直覺得,一本有外封、內封以及腰封的書,攜帶和閱讀起來都不方便。所以,這一本新書只有單封。

2 以前我的書都是膠印,不好平鋪,也不利於翻閱。這一次,雖然會增加印刷時間,我還是決定將新書改成鎖線膠訂。

3 平常看書捨不得摺頁,身邊有什麼就隨手拿來當做書籤,雖然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改變,這一次,我加入了一枚精緻的半透明書籤,非常漂亮。

4 新書特別收錄了兩部短篇小說《友誼旅館》《從不後悔遇見你》,很有電影般的畫面感。我將《友誼旅館》拿給音樂人朋友楊炅翰看,他回我了一首充滿畫面感的曲子,我填了詞,製作出一支條漫故事版mv,二維碼附在書內,希望給你帶來不同的感受。

5 書的最後,我為自己的小私心做了個小設計,希望讀者會有“無聊是真無聊,但是還蠻有趣”的感受,並能參與其中,交流起來。

6 很多讀者反饋,《我在未來等你》中那封讀完全書才能打開的信,讓他們覺得很溫暖。所以,本書依然有一封信,寫給讀完全書的你。我希望這個習慣能一直保留下去,變成和讀者之間的約定。

一個人就一個人——不是傷感,也不是執拗。

我們的人生原本就是一個人。

 

我習慣睡覺前躺在床上,在腦子裡放電影,放生活中的種種片段,如果是更為久遠的事,那感覺就像是放一部有關人生的電影,並非是大段劇情,而是細碎片段,雜但有共性,它們會讓我突然停下來,思考“我這麼做合適嗎?”

這樣的片段多了,就會發現原來我還蠻喜歡問自己問題的。

好在,這些問題中的絕大多數都已經有了答案。

“這件事要告訴對方嗎?”我擔心對方知道實情后的反應。

“自己能和他成為朋友嗎?”我擔心自己付出了真心卻得不到平等對待。

“既然對方已經說了不再聯繫,那是否還需要鼓起勇氣發一次短信呢?”兩個人走不下去,總需要一個人放下點尊嚴,試試能不能挽回些什麼。

“如果把這筆積蓄借給別人,等自己有需要時能及時要回來嗎?借錢的人可信嗎?”我想做一個能幫助別人的人,但首先要保證自己不受侵犯。

面對問題有三種解決方式,一種是不去管它,一種是找別人要答案,還有一種,是自己給自己答案。

不去管它,似乎久而久之問題就會消失,可它並非真的消失,而是轉變為其他更棘手的問題一直存在下去。

找別人要答案,這聽起來簡單,實際卻很難。教科書上的問題老師能給你一個準確答案,但世間百態人人各有心思,誰能幫你認真考慮?能幫你認真考慮的人又能否說到你心裡?這還不夠,誰又能保證那些答案就是正確的呢?

人生路上我們會遇見很多人,其中一些會邀請你進入他們的連續劇,給你一個不錯的角色,有台詞,有特寫,如果你覺得還不錯,甚至比自己的角色還好,就很有可能一頭扎進對方的世界。

可慢慢地你就會發現:

也許這個故事裡還有別的主角,你頂多是三四號人物;

也許這個連續劇收視率並不高,播到半路便被腰斬,你費盡辛苦,什麼也沒落到;

也許你突然就被通知領了盒飯,任務只是在前三集推進劇情,沒辦法陪主角見到真正的boss。

當然,故事也可能有好結果,皆大歡喜,叫好又叫座,甚至還有製作人來找你,跟你說:“你的性格不錯,做事果敢,很多觀眾從你身上看到了很多可能性,也很想從你的角度去看你的世界,所以我們打算給你做一個番外篇……”

在別人的故事裡,你演的再好也不過是個番外。

去年同學聚會,有個老朋友問我:“中學時你天天跟著我跑,感覺什麼事情都不懂不想,讓你跟著去哪裡都行,怎麼後來就突然變得那麼有主見?”

大家都停下來聽我的答案。

我確實有原因,也因此意識到應該學會獨自面對更多問題。我笑著說:“其實這一切都和你有關。你肯定不會記得,有一天放學我們一起走到校門口,你突然說要回家不玩了,我問你那我怎麼辦,你很疑惑地看著我——大概也是因為我總說一些讓你無法回答的問題——突然很嚴肅地回了一句:'我是你爸嗎?你該去哪就去哪,問我幹嘛?我又不是你,真的太可笑了'。我當然會覺得被你傷害到,就是那種'我明明把你當最好的朋友,你卻急著和我劃清界限'的感受,但也因為你突然的爆發,那天我在學校花壇上坐了好久,意識到自己太想和別人建立某種關係,就像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總喜歡說'我和你是一邊的”“我是你的人'之類的話,因為太沒有安全感,所以希望能和他人報團取暖。”

老朋友有點尷尬。

我笑著說:“你不用尷尬,其實我非常感謝你,如果不是你表達出這種情緒,我不知道何時才能明白獨立這件事。也許獨立有很多種呈現方式,但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向自己提問,自己思考,自己解決,自己承擔。能與另一個人情投意合,無論是何種關係,都為人生錦上添花;學會不依賴任何關係,獨自面對一切問題,才是為人生雪中​​送炭。”

有了這種意識,你便真的成為了可以獨立面對全世界的人,活出自己的連續劇,即便一開始拿到的劇本是配角,也會寫出更多可能性。

你有底氣去探尋和麵對世界,才有資格收穫世界早已藏好的獎賞。

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覺得世界殘酷,道路艱辛,想方設法去找到能結伴同行的人。交朋友,遇見幾個死黨;去一家有發展的公司,遇見志同道合的伙伴;談高質量的戀愛,走向結婚,有自己的孩子,建立家庭;從父母身邊脫離,偶爾探望或交心,發現他們慢慢老去,終有一天送他們遠行。

三十九歲的我回看這些階段,朋友換了很多,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身邊沒有朋友,現在的死黨也並非是相互依附支持那麼簡單,我能吸引獨立的他們,是因為我也足夠獨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完整且善良,不給人添麻煩,也能在獨善其身的同時伸出援手。工作夥伴換了不少,做一個項目時大家極其投緣,做完又各自出發,能繼續同行最好,不能同行也成就過彼此。以前寫過一段話:能找到同行一段路的伙伴,謝謝自己;真有人能從頭到尾一直在你身邊,謝謝老天。

至於愛情。

戀愛是短暫的陪伴,婚姻是長久的同行。

和很多成家的朋友聊天,婚後不那麼快樂的朋友說:“嗯,有點麻木,感覺失去了自己,幸好有小孩來分散我的注意力。”而一直幸福的朋友則說:“挺好的,我們都有各自的事,每天要分享各自的世界,體驗兩種人生。”

以前覺得自己的任務是要在世界上找到幾個人,建立幾段穩固的社會關係,友情、事業或愛情,才算完成了來到人間的任務。

現在了解了,一個人只有不再依賴任何關係,能夠獨立面對世界,才能與外面的世界平等對談,不然與世界相比,你永遠是渺小的。

孤獨也好,寂寞也罷,都是我們成為獨立個體的掙扎過程,不要因為痛苦、害怕就一頭鑽進別人的世界。你站在這裡,就代表著自己,是一道風景。風大雨急,你卻可以很自然地抖一抖身上的雨滴,任何事都沒發生過。我們來到世上,每個人都拿到了獨一無二的劇本,就看我們如何填寫。

在你的世界裡,我願意扮演配角,讓你閃光。

在我的世界裡,我也希望你願意扮演配角,幫我成長。

我們各有自己的世界,不依附對方。

因為,在我們的人生里,原本就是一個人。

 

一個人時,連哭都不用看人臉色。

一個人時,摔倒了只有你才有資格嘲笑自己。

一個人時,放肆大笑也不會有人罵你神經病。

一個人是所有生活,也是全世界。

你回頭看看那麼長的路,那麼久的時間,人來人去只有你在陪自己。

一個人那就一個人吧,也挺好。

 

目錄

序言一個人就一個人

第一章一個人應該一個人

你看煙火,我看你
盛進碗裡的鄉愁,是熬一勺魚粉湯的佐料
那麼美的時刻也許再也沒有了
從危機裡找到轉機的人生,就是積極的人生
手機會知道你的寂寞
我爸終於知道我是乾嘛的了
因你而存在的安全感
好的友情就像愛情,關鍵是你有耐心嗎?
朋友就是用來絕交的
從不後悔遇見你
第二章一個人可以一個人

誰說精彩的人生都是別人的?
原來奶奶是那麼厲害的女人——寫給91歲的奶奶
突然長大的記憶
我們的人生真的有很多看不見的黑洞
這個春節,我沒有和父母再吵架
無聊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23個從別人身上偷來的小閃光
記得住每一年,又看得到改變,就不會害怕年紀變大
感到羞愧很容易,但要改變卻很難
第三章一個人就一個人

38歲的我想跟你聊8件事
友誼旅館
像狗一樣思考,人生估計更美妙
杯子、入眠、其他
焦慮是一種負面情緒,但也證明你對生活的積極
好朋友,老朋友
很想事不關己,卻總無能為力(幾日小記)
原來很多道理我們早就知道了
多少戀愛都被扼殺在朋友圈
世上哪有幸福的人,不過是想得開罷了
附錄一個人的心情

《誰說精彩的人生都是別人的?》

 

二十出頭的時候,我是回答不了這個問題的,因為人生在未來,我只希望人生會如自己的想像,為此,我也願盡力去做。

到了三十出頭,我問自己這個問題,思考了一陣,很高興地說:“現在的生活真的就如我之前的想像,甚至比我想像中還要精彩。”

我指的精彩是自己算是快樂,雖然會遇見種種問題,但能想方設法解決,身邊也有志同道合的伙伴,總體看起來就挺好的。或許在我二十多歲的認知裡,無論男女,一旦過了三十五歲,人就應該變得很壓抑,各種人際網、人生大事、人生道路都已標註得清清楚楚,難有動彈的可能。而真的到了這個年紀居然發現,還挺好,還能自己做很多選擇,沒有成為被動者。

但現在的人生和我理想中的一致嗎?

顯然不一致。

其實也不怕被笑話,如果需要不假思索地描述,我的人生理想如下:每能到處旅行,走走停停,有不菲的積蓄,至於多少也不清楚,總之是花不完的那種。除了旅行,要和心愛的人住在人煙稀少、風景絕佳的山谷中,四季輪替,雨天起霧,兩到三個孩子,至於工作什麼的似乎也不在每日焦慮之內。春天種下花果的種子,夏天有私藏的陰涼和隨時能一躍而下的河流,秋天坐在院子裡喝茶飲酒,清晨去採摘想吃的食物,冬天在壁爐邊聽著喜歡的音樂,隔著落地窗看滿山飄落的皚皚白雪,狗子和孩子在樓下嬉鬧或在雪地裡打滾。朋友們隔三差五來看我,羨慕我的愜意,我幫他們鋪好白色的床單被套……

寫起來都覺得很帶勁。

但就像在劇本會上我和編劇們彼此常問對方的問題:“主人公的設定真棒,但有一些問題我想問,誰如果想清楚可以解答一下:他的性格是怎樣的?什麼星座?喜歡過生日嗎?他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這裡的?房子是買的?租的?自己起的?是買地自己蓋的嗎?他的家庭關係如何?當地還有什麼親戚嗎?做什麼工作養活自己?還是有一筆意外之財?他為什麼要選擇山谷?他喜歡大海嗎?他會做飯嗎,擅長家務?如果不擅長,是不是有個當地的阿姨每天幫他?如果他有愛人,愛人和他是怎麼認識的?也沒有工作嗎?跟著他就出來隱居了?兩個孩子?男孩還是女孩?還是一男一女?雙胞胎?孩子上幼兒園怎麼解決?包括之後的教育?山谷裡哪裡有學校?他們有車嗎?還是走路出山?如何添置日用品?那個地方有網購嗎?整個居住區裡還有別的鄰居嗎?離他們最近的鄰居有多遠?鄰里關係如何?父母呢?為何父母不和他住一起?還是父母離開了?那他們老家還有親戚嗎……”

半秒之後,我放棄了這個理想生活的打算。

想像當然很美好,然而我們卻活在現實。

現實究竟有多現實?我回望了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全然沒了之前的喜悅,原來我的人生極其普通。

十八歲前,被教育要努力學習,要考上一個大學。我考上了。

大學裡,一定要選一個方便找工作的專業,我選了中文系。

很順利的,大學畢業後我找到了一份電視台記者的工作。

工作兩年之後,想出去看一看,也沒有離開傳媒行業,做了一名北漂,進入了一家不錯的傳媒公司,從策劃崗位做起,中間經歷了一次很短的跳槽又回到老東家,就這麼連續工作了十五年,換過十二個崗位,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管理者。在這樣的傳媒公司也並沒有什麼特別,週一的早晨都是公司例會,滿滿噹噹的人擠滿大會議室,後到的人沒有座位就站著,遲到的人會被人力記錄,按遲到時間罰款。這些年我站過,也被罰款過,以至於到今天,每週一我都要給同事發信息:“別忘記,先幫我佔個位置,我不想站著。”

在這樣的北漂日子裡,項目結束了一個,立刻又開始另一個。公司永遠在催促:你們的計劃呢?你們的年報表呢?你們預計自己的收入是多少?利潤是多少?你們是否遵循著公司的末尾淘汰制度?你們手上有幾個項目?還有什麼有苗頭在籌備的項目?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一晃十五年過去,一件事又一件事,老闆依然那麼拼,同事跳槽、離開、回來,或在另外的合作項目中遇見,連感嘆都免了,一個心知肚明的笑,這不就是我們的人生麼?

除了工作,聊聊人生。

北漂的前三年,天天加班到深夜,不是覺得朋友不重要,而是忙到不需要朋友。我媽問我什麼時候回湖南工作,我說快了,讓我再看看外面的世界。過了第三年,我媽認為我還沒看夠北京,就幫我攢了一筆首付,幫我在北京四環外買了一個六十八平米的一居室。

二十七歲那年,我咬牙貸款買了輛自己喜歡的車。

三十歲,存款不超過十萬,那年的生日在一家小小的湘菜館,本想著和幾個朋友胡亂鬧一下就迎接新人生,沒想到喝醉了,拍了不少出洋相的照片。前幾天看到那些照片,有些朋友已經好幾年沒有遇見了,最大的變化是我們還死扛在北京,而那家總給我們預留小包間的湘菜館倒閉了。

以前天天盼著雙休日,現在雙休日不敢休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事,不做完就永遠沒人幫你做。在公司負責過一個項目又一個項目,熟悉了一批又一批導演和演員,然後因為各自有了下一個項目,從每天見面到不再見面,到朋友圈偶爾互動,最後大家逐漸失去了聯繫,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唯一的交集就是電影片頭或片尾寫在一起的名字。

這樣的生活有趣嗎?

就這麼被我寫下來真是超無趣的。

無趣的生活中,總得找點樂子吧。

我開始喜歡上看外國電影,初衷並非是真喜歡看電影,而是喜歡看國外的樣子,就好像自己躲在出租房裡打開任意門真的去了一趟。

睡前看書,尤愛看有很多地點的書,我曾買過一整套帶圖片的《普羅旺斯的村莊》,很貴,但我就喜歡。看著那些地點,那些圖片,然後在心裡描繪一張地圖,想像自己在那裡生活,跟著主人公從農場走向一整片薰衣草田,在山頂吶喊,用盡全身的力量去擺一個很瀟灑的姿勢。你看,我征服了普羅旺斯,我過上了最棒的田園生活,哪怕只是在圖片裡。

合上書,我清楚地知道,我一年待得最多的地方不過是首都北京和湖南郴州,一個是我這些年必須拼搏的地方,另一個是生我的家鄉。

無聊的日子裡,總得給自己一點希望吧。

三十三歲那年,公司告訴我,我有可能通過人才引進申請到北京戶口,讓我準備材料。我在各個地方開各種證明,搞到精神焦慮,然後立刻安慰自己這是一件多好的事啊,都說對子女有好處,雖然我還沒有子女。當然,因為種種原因,最後我也並沒有被引進。

到了這幾年,我又被告知可以參與到積分落戶計劃裡,每年我都計算一遍自己的分數,雖然最後總在還差幾分的懊惱中繼續期待著第二年。

這些都沒跟人說過。

“開證明開到想放棄人生”時沒有。

“被告知我的稿費納稅不算我的個人勞務納稅,很抱歉不能給你算分”時我也沒有。

嗯,人生,可能就是這樣。

年輕的時候想浪跡天涯,卻邁不出半步辭職的步伐。誰養家?誰對未來的自己負責?想一擲千金,卻在買一張去外地的高鐵票時都要糾結是一等座還是二等座,看個打折的凌晨機票也行,然後心裡再衡量一下,自己都那麼辛苦生活了,是否還要繼續在旅程裡委屈自己?

絕大多數的人和我都這麼想過吧。以為自己的人生能不一樣,在懸崖邊充滿鬥志地一躍而下後,並沒有被風吹到有秘笈的山洞裡,而是變成了自由落體,隨時都有可能啪嗒一聲,那是人生被蓋章,被蓋棺定論的聲音。

一直閉著眼睛面對生活,你的生活就是等死。

稍微調整姿勢,睜開雙眼,去改變一點點空氣流動的方向,也許本該落到水泥地的結局就能因此變成泥潭,甚至可以壓出很漂亮的水花一頭扎入海洋。

有個同事因為熱愛電影,所以就進入光線做了字幕翻譯,翻譯成英文字幕發行到海外。因為英文真的不錯,腦子又好使,所以就變成了一邊翻譯英文一邊幫同事對接海外發行公司。後來,負責海外發行的同事離職了,公司暫時招不到人來接這個崗位,就把海外發行的工作交給了她。又因為在對接工作中極其認真,就被公司其他項目負責人挖過去做電影執行製片人,從頭開始學。最近又與電影《哪吒》的監製一起去參加了奧斯卡,比公司絕大多數同事先圓了參加奧斯卡的夢。她在年會上說:“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雖然似乎一眼能看到頭,但我知道只要我努力去改變一些什麼,時間長了,這個彎度一直持續,劃出一個更大的弧線,我的人生自然就能變得不一樣吧。”

三十六歲那年我去美國學了三個月英語,結果我的語法依然沒有多好,但唯一改變的是敢說、敢比劃了。回來後接受了一個採訪,說起學英文的感受,我分享了一段:“在國外,沒有人在意你的口音有問題,也沒有人嘲笑你的語法不准確,單詞錯用了,只要你努力表達,沾點邊,哪怕全是肢體語言,外國人都聽得懂,他們都會很熱情很樂意幫你。可以前在國內,只要我說英文,周圍的人就會說我發音不標準,語法有問題,搞得我心裡壓力特別大,慢慢地就不敢說了。語言的基本功能是用來交流的,不是用來炫耀準確度的。國外人都不嘲笑你,為什麼要害怕國內人的嘲笑呢?我們會嘲笑一個外國人普通話說得不好嗎?對方敢說,我們就很開心了啊。”

這一段採訪後來被一些學英文的網友看到了,有的是學生,有的是參加工作的公司職員,他們有人給我留言,發私信,說他們以前和我一樣,怕被人瞧不起,現在根本不怕了。那一刻,我突然也意識到一個問題,正因為大家都處於某種慣性生活之中,明明不舒服,卻不知道做出哪些改變能讓自己明朗起來。是因為懶嗎?我覺得不是。是因為想不到嗎?我覺得有可能。但這個想不到也絕不是沒想過改變,而是不知道自己改變後的人生能那麼精彩。沒有好結果的誘惑,以至於不相信未來會更好。那句老話還是很有道理的:我們到底是因為看到了好結果才去堅持,還是因為我們的堅持才得到了好結果?

我媽前些年牙齒壞了好幾個,還掉了一顆,所以每次笑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用手擋住嘴巴怕被人看到,但她越是用手摀嘴,越是引人注意。更有意思的是,我媽是一個笑點極低的人,無論別人說啥她都喜歡笑,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媽的右手幾乎就縫在了嘴巴上。我強烈懇求她去整牙,她都拒絕,一會說怕痛,一會說太貴,一會說年紀大了,到時候又要全部換成假牙……總之理由一套一套的,關鍵是每一個都還挺能說服我們的。

學英文後我意識到一個真相:能解決的事絕對不要拖,解決不了再說。我幫她約了醫生,告訴她我付了錢,她不去,材料定好了也不會再退。了解我媽的人都知道,只要跟我媽說不退錢這三個字,你讓她學跳傘都行。媽媽去了,醫生檢查之後說修幾顆、換幾顆、補一顆,其他都沒問題。弄完之後,一開始她還會用手摀嘴,後來慢慢地,大概也意識到牙齒很整齊很好看了,終於解放了右手。現在她笑起來就很自信,我問她當初不是還不願意弄牙嗎?她想了一下說,沒想到弄完之後整個人那麼美。

人生當中很多事情,只要真的去堅持做了,就會覺得超美。

我也是在朋友的建議下,開始做了一些人生的改變。

比如我這些年要么不買衣服,要么就買很多,其實也是懶得再花時間。朋友說你瘋了嘛買那麼多,我就安慰自己說是為了以後參加活動穿(寫到這裡的時候,自己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每天工作忙得要死,根本就沒法參加什麼活動!)而那些衣服放在衣櫃裡,標籤都沒時間扯掉,每天都是白t卹黑運動褲一件外套一個帽子去上班……

前段時間有朋友來家裡看到我那些從沒碰過的衣服,覺得太可惜了,就說你必須每天穿一件不同的,然後自己搭配,最好的方式就是每天給自己拍一張照片,堅持一個月,看看有什麼不同。我覺得朋友說得有道理,就嘗試著去做。前兩天幾乎放棄,一周之後,我突然覺得每天穿不同的衣服上班真的令人心情愉悅,而同事也總問我:“今天是要參加什麼聚會嗎?”一開始我有點尷尬:“沒有啊,我就是想穿認真一點。”被問了很多次才知道,因為我真的讓他們覺得認真了,所以總是被問這個問題。無論別人怎麼想,起碼我覺得自己每天的日子都充滿了儀式感,以前躺在衣櫃裡的那些衣服也終於擁有了自己的生命。

類似的事還包括,因為我喜歡聽歌,所以花了一整天時間在家裡每個房間都安上無線音箱,那種感覺太奇妙了,早晨起來洗漱,做早餐,走到任何地方都有音樂,一下就讓我的清晨也變得美好了起來。

出門前,喝一杯黑咖啡,心情超愉悅。

每天中午午休半小時,下午效率超高。

每年約很會拍照的朋友出去旅行,多請他們吃幾頓,換好多好看的照片,發微博也很有動力。

和兩個朋友定期交換自己看的書,然後點兩杯酒,聊聊書裡的內容。

我想不是每個人的人生都能活得像個傳奇,是個傳記,我們能活成一本算是精彩,有些細節的日記就很不錯了。畢竟,大多數人的人生都是這樣,上班,下班,養活自己,照顧家裡。但我們依然能把人生搞得很精彩不是麼?

活得平凡,但能過得不平凡。

過得平凡,但也能活得不平凡。

別人的精彩終歸是別人的,回歸到自己身上,如果明天開始,你變得幸福了,這才是屬於你的,真的。

 

寫在後面

重看了一遍,覺得自己在用各種方式給自己找樂子。

如果生活一成不變,那自己對待生活的態度就要改變。

前兩天看了一部紀錄片《最大的小小農場》,說的是美國一對夫妻領養了一條狗,因為狗每天都叫,所以一直被投訴,房東也不讓他們續租。他們商量之後決定租一大塊地,開一個農場,寫計劃書,發起眾籌,找投資人,找合夥人,最後真的租下了一塊1200畝的地。紀錄片就是從第一年一直拍攝到了第七年,肉眼可見農場和物種的變化,每年遇見的生物鏈上的災難,但你也看得到那條狗從小到大,到老去,再到這對夫妻有了自己的孩子。紀錄片看得我心潮澎湃,半夜推薦給朋友們看,第二天我們聊天的內容就變成了:“怎麼辦,好想開農場!”

看《孝利的民宿》,就很想在風景好的地方開一個民宿。

看《咖啡之友》,就很想在橘子園開一個咖啡館,手衝咖啡給大家喝。

看《地球脈動》,就想辭職去世界旅行。

看《小森林》,就想去農村住上一年,記錄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窗外風景。

看《富翁谷底求翻身》,就想從現有的軌道上下車重新創業,試試自己的能力。

沒有夢想何必遠方,但夢想太多也是災難。

只能把種子埋在心裡,任它生根發芽,當有一天時機到了,也許它已經在心裡鬱鬱蔥蔥一片了,然後再告訴大家說:嘿,我打算要去乾一件有趣的事情咯。

這樣想想,倒也覺得合適,不必因為衝動而做出錯誤的選擇,就放在那,如果真的是心心念念的事情,它也一定會被你的偏愛滋潤到更有自己的雛形。

而在這些之前,可以做的就是讓不夠飛揚的此刻變得有趣。成為一個有趣的人,才配擁有未來更有趣的人生,不是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